|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中國 · 嘉興
您所在的位置:正文
被遺忘的射禮:周朝"六藝"之一 傳入日韓被發揚
嘉興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6-08-31 16:04:20

    被遺忘的射禮

  里約奧運會的桑巴大道,見證了韓國射箭運動員在男團、女團、女子個人和男子個人四個項目奪金的全滿貫。韓國隊在射箭運動方面笑傲世界,行益于射禮在韓國民間的普及。射禮源于中國,隨著儒家文化的傳播而傳入韓國,并在此發揚光大。

  射箭最初的作用是打獵和戰爭。最初的射手就是獵人,他們用弓箭捕殺動物維持生存。據說公元前5000年古埃及人就掌握了如何使用弓箭,許多神話人物,如阿波羅和奧德修斯,都佩戴著弓箭。在中國,射箭隨著文化的發展而逐漸被賦予了禮儀的功能,成為中華禮儀文化的重要形式之一,叫作射禮。中國古代常常舉行射禮,用于體現尚武精神。

  射禮一般分為四種:一是大射,是天子、諸侯祭祀前選擇參加祭祀人而舉行的射祀;二是賓射,是諸侯朝見天子或諸侯相會時舉行的射禮;三是燕射,是平時燕息之日舉行的射禮;四是鄉射,是地方官為薦賢舉士而舉行的射禮。射禮前后,常有燕飲,鄉射禮也常與鄉飲酒禮同時舉行。

  周朝成為“六藝”之一

  “射”乃中國古代六藝之一,孔夫子在《論語》中說過:“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躟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因此,“射”不但是殺敵衛國的技術,更是一種修身養性的體育活動。中國古代的“射藝”包含兩個主要運動:射箭和彈弓,春秋時期還發明了弩。其中射箭由于在軍事和狩獵活動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在歷史上更受人們重視。

  開始于公元前1046年的周王朝,要求學生掌握六種基本才能:禮、樂、射、御、書、數。《周禮·保氏》載:“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一曰五禮,二曰六樂,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書,六曰九數。” 其中,五種射技為:白矢、參連、剡注、襄尺、井儀。白矢指箭穿靶子而箭頭發白,表明發矢準確而有力;參連指前放一矢,后三矢連續而去,矢矢相屬,若連珠之相銜;剡注指矢發之疾,瞄時短促,上箭即放箭而中;襄尺指臣與君射,臣與君并立,讓君一尺而退;井儀指四矢連貫,皆正中目標。

  所以在中國古代,學“六藝”的書生并不文弱,他們不但要學生多種射箭之術,還要學會駕馭馬車,估計比現在的學生要強不少。當然,到后來不習“六藝”的書生,應該就屬于文弱之列了。

  儒家文化并不僅僅應用在科舉考試或者平時讀書上,儒家對“六藝”也很重視,其中尤以射禮為重。在儒家的著作《禮記·射義》篇就有明確的表述:射者,進退周還必中禮。內志正,外體直,然后持弓矢審固。持弓矢審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觀德行矣。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諸己,己正而后發。發而不中,則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孔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射禮也是春秋時期士大夫公卿為戰爭準備的一種儀式,因此在儒家中,射禮成為君子必須修為的功課。衍生至今,更加成為了一種儒家禮樂的儀式。時至今日,亞洲各國還保留著射禮的傳統。

  正如清華大學著名禮儀專家彭林所說:與古希臘同樣是征戰不息、崇尚武力的春秋時代,儒家在保留田獵之射形式的同時,“飾之以禮樂”(《射義》),重塑了射擊競技運動的靈魂,將它改造成為富有哲理的“弓道”,成為引導民眾全面發展、社會走向和平的教化之具,這是中華文明對人類的貢獻之一。儒家主張人類的和諧發展,所以在鄉射禮中,不是勝利者,而是失敗者要用大杯飲酒,不過飲的是罰酒,因為他們的技能沒有達標,需要警示。

  令人遺憾的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和朝代的變更,射禮在中國消失了,卻在日韓得到傳承。直到近兩年,傳統文化愛好者才恢復了射禮的儀式,并在北京的歷代帝王廟舉行過。

  射禮傳入日韓被發揚光大

  韓國弓道源自中國的“鄉射禮”,從文字內容看,很明顯是出自中國的《禮記》、《論語》等古代典籍。到現在,朝鮮弓和弓術也是世界上兩大傳統弓道之一,另外一個是日本弓道。韓國始終能遵循這種弓道傳統,至今得以保持和發揚。《弓道九戒訓》和《執弓八原則》是射手必須遵循的最高準則。弓道九戒訓指:仁愛德行,誠實謙遜,自重節操,禮儀嚴守,廉直果敢,習射無言,正心正己,不怨勝者,莫彎他弓。執弓八原則指:先察地形,后觀風勢,非丁非八,胸虛腹實,前推泰山,后握虎尾,發而不中,反求諸己。在弓道的修煉過程中,強調身心渾然一體,直至達到“無心”的境地。這已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競技運動,而是兼有儒家修德養性的要求。

  韓國射箭也是韓弓的一種傳統,在民間也相當普及。首爾城北區有一座依山而建的貞陵公園,其中的白云亭是朝鮮歷代舉行鄉射禮的地方,也是韓國如今弓道協會的本部。每年都會在這里舉行聲勢浩大的射禮活動,吸引各地的人前來參加。 《禮記·射義》傳入日本,成就了日本弓道。日本現代的弓道正是將《禮記·射義》和江戶時代的《射法訓》一道奉為國之經典。射禮在日本出現了不以殺伐為目的的“文射”。射箭從此演繹成了張弓搭箭、競射飲酒的娛樂文化,日本的社會也從此誕生了君臣之義、長幼之分,由于日本和弓與中國弓箭的不同,使得日本弓道成為了一種獨立的運動形式。

  日本后期因為弓道發展與定義,形成了不同的弓道流派,日本現存的弓道流派有:小笠原流、日置流、本多流、大和流等。現代弓道已不具備軍事格斗意義,而是加入了禮儀要素,成為了一種注重身心素質雙修體育系統。

  當代日本的弓道,更具備了一些具備祈福性質和禮儀性質的運動,在日本的新年或者節日里,在神社舉行射禮與拉弓儀式以祈求富貴平安,成為日本至今延續的禮儀活動。與中國射禮的不同之處在于日本的弓道融合了其本土的泛神論與禪宗思想,這讓日本的弓道有宗教性的色彩。

  明代射禮在北京重現

  隨著民間對傳統文化回歸的重視,射禮也成了傳統文化愛好者“復興”的一個重要項目。不久前一些在歷代帝王廟恢復的射禮為大射禮,即天子、諸侯祭祀前舉行的射祀。關于大射禮,史書上最早的記載是《通典·軍禮》:漢宣帝甘露三年(前51年),與諸儒于石渠閣講論經義,議及大射禮與鄉射禮用樂之區別。而《后漢書·明帝紀》則載,永平二年(59年),“臨辟雍,初行大射禮”。清代后期,隨著西學東漸和文化西化,我國的射禮一直處于中斷狀態。

  2014年,按照明代禮制復原的大射禮在北京歷代帝王廟隆重舉行,此后每年舉行一次。歷代帝王廟是北京最具特色的建筑之一,始建于明代嘉靖九年,是明清兩代皇帝祭祀先祖的地方,其政治地位與太廟和孔廟相齊,合稱為明清北京三大皇家廟宇。也是我國現存唯一的祭祀中華三皇五帝、歷代帝王和文臣武將的明代皇家廟宇,是我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發展進程一脈相承、連綿不斷的歷史見證。民國后祭祀停止。如今歷代帝王廟已經修繕一新,完全根據明代舊制進行修繕,可以說是北京城內保存較好的明代園林廟宇景觀,在歷代帝王廟舉行射禮更有恢復明代射禮的必要。

  明代主要射禮儀式包括:三耦、有司、眾執事排班如儀;起鼓司正,即鼓生敲擊建鼓;一番射,即不和音樂的交替射箭;二番射,要求同在一耦的兩個人根據音樂的節拍同時射出箭矢,未和音樂擊發,即便射中、中采,也不算射中,音樂演奏雅樂《貍首》等,一字一音,一音四拍,和緩凝重。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  編輯:嘉興文化網
 
大彩网首页走势图